壓力和焦慮會在我們身上留下永久印記嗎?

感到壓力和焦慮?你並不孤單。去年內,壓力、抑鬱和焦慮佔英國所有「病假」的57%。儘管我們可能認為壓力的影響是短暫的,但最新研究指出,「終生傷痕」可能不只是一個比喻,實際上,我們可能會在DNA上留下永久的表觀遺傳標記。

什麼是表觀遺傳學?在我們的一生中,一些特定基因可能會自行啟動或關閉,使我們更容易患上嚴重疾病體重增加等。在這個相對新穎的研究領域中,研究人員發現,我們的飲食、運動頻率,壓力,以及所處的環境,都會影響基因的讀取方式。在某些情況下,表觀遺傳的變化是可以逆轉的,但是最近的研究發現,極端壓力和焦慮,實際上可以產生持久的影響,更可能會傳遞給我們的後代,這就是所謂的隔代表觀遺傳學。

美國大腦研究學院的研究人員進行的一項實驗發現,如果早前從母鼠取走幼鼠,從而重現了人類童年時期受過重大創傷,這樣會加劇了他們成年後的恐懼和焦慮。除此之外,這還改變了對壓力產生反應的DNA的甲基化模式。研究人員發現到特別有趣的是,儘管牠們的後代從未與母鼠分離,但這些特徵卻傳給了後兩代。儘管現在關於人類真正隔代表觀遺傳的爭論仍存在,但這種解釋可以用來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對大屠殺倖存者及其後代的持久影響。專門研究表觀遺傳學和創傷隔世代影響的Rachel Yehuda認為,大屠殺倖存者的後代慢性壓力水平比同齡者高,這可能使他們易患焦慮症,還有其他健康風險。

Yehuda和她的團隊發現,倖存者終生都會面臨各種併發症,包括較低皮質醇水平,而皮質醇是一種有助於身體在創傷後恢復正常的激素,他們體內分解皮質醇的酶的水平也較低。此外,他們還發現倖存者的孩子的皮質醇水平偏低,但分解酶的水平則較高。考慮到這一點,Yehuda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如果倖存者懷孕,胎盤中的酶含量較低,那麼大量的皮質醇可能會進入胎兒體內,從而使胎兒體內的酶含量升高,從而保護自己,因此,人們認為大屠殺倖存者的孩子對壓力的敏感性更高。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我們一直都面對著不同的壓力,無論是工作、金錢、追求成功、睡眠不足,這些都會累積壓力,以及造成急性的「戰鬥或逃跑反應」。慢性壓力可以通過許多不同的方式嵌入我們身體,從而引起即時和長期的心理、身體和情感壓力。

在過去的一年中,有74%的人感有壓力和不堪重負、無法應付。結果有46%的人報告他們飲食過度或餐單不健康,有29%的人表示開始飲酒,甚至喝太多酒,有16%的人開始吸煙或增加吸煙數量,這進一步加劇了壓力和焦慮,壓力過大每年給美國經濟造成超過3000億美元的損失。

雖然美味的食物、吸煙和飲酒可以帶來短期舒適感,但長期影響卻更為嚴重。芝加哥伊利諾伊大學酒精研究中心主任Subhash C. Pandey教授說:「青少年狂飲或可以通過改變表觀基因組中的某些關鍵分子靶點來破壞關鍵大腦區域的表觀遺傳程序。」最終,這可能導致基因功能發生變化—影響不能再生的基因——並使人易患「成人心理病」。

不過好消息是,我們當中沒有多少人被壓力逼到無法回頭的地步,還是有希望的。這裡描述的日常壓力通常會導致「急性反應」,其中大多數是暫時的和可逆轉的。 Chronomics行政總裁Tom Stubbs博士說:「檢視我們的基本生活方式選擇和習慣可以大大改善我們的心理健康。」「這聽起來很簡單,但我們很多人沒有給自己足夠的時間放鬆自己,從而造成壓力,導致不良習慣,例如咖啡因過多、飲酒、缺乏運動、睡眠不足以及不健康或不規律飲食,所有這些都有可能影響我們健康的表觀遺傳調控。」

Leave a comment

All comments are moderated before being published

Shop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