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觀遺傳學是人類長壽之路的關鍵?

沒有人喜歡衰老,當然,我們中的一些人能優雅的變老,但對於許多人來說,這可能意味著患上癡呆症和阿爾茨海默氏症等疾病,失去行動能力,甚至失去獨立自理能力。但是,通過對表觀遺傳學的探索,研究人員發現可以找到逆轉我們的生物學年齡的方法—或至少促進長期健康。

某程度上「年齡取決於我們的感覺和心境」是對的,我們有兩個不同的年齡,實際年齡和生理年齡。我們的實際年齡是指一個人活著的年數,而我們的生理年齡則把許多生活方式因素考慮在內:將我們的身體功能年齡,與平均健康水平、健康水平進行比較。Chronomics行政總裁Tom Stubbs博士說:「根據基因、生活方式、飲食、運動量以及環境,我們所有人的生理老化速率都不同。」「我們的生理年齡最終決定我們的壽命,而不是我們的實際年齡。」

Steve Horvath在2013年開發的表觀遺傳時鐘是一種可以用來測量生理年齡的有效工具,它是最準確的生理年齡量化指標。表觀遺傳時鐘是一個數學模型,通過測量基因組中不同部位(細胞中存在的一組基因或遺傳物質)的DNA甲基化水平來預測老化。Stubbs博士補充說:「通過對DNA甲基化的研究來確定生理年齡,我們希望找到控制基因表達的方法,這可能是延長人類壽命的關鍵。」

為了幫助我們更好地了解表觀遺傳時鐘以及生理年齡的益處,專家進行了許多研究,美國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的Daniel Belsky和他的團隊研究了將近1000名成年人中18種細胞衰老的標誌,包括血壓和心血管功能。他們發現,有些人的年齡要比實際出生日期所指的快或慢很多,有些人的生理年齡比實際年齡小10歲,而有些人則比其實際年齡老23歲。同樣,當英國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James Timmons及其團隊檢測與衰老相關的150個基因表達時,他們發現生理年齡比實際年齡與患阿爾茨海默氏病和骨質疏鬆症等老年疾病的風險有更緊密關係。

在發現我們的衰老速度比預期中快得多,並且有患嚴重疾病的風險時,了解我們的生理年齡就像給予我們第二次機會,因為我們能夠採取措施扭轉表觀遺傳,例如通過調整飲食和增加運動量,可以預防和降低發生心血管疾病的風險。正如Horvath所說:「這聽起來像科幻小說,但從概念上講是可行的,所有表觀遺傳標記都是可逆的,因此從理論上講,重置時鐘是可以的。」

由於我們的飲食是表觀遺傳變化的關鍵觸發因素,研究人員一直在檢視我們的進食量是否也會影響DNA甲基化。研究人員以老鼠為對象,將老鼠的食物攝入量限制在其同齡層所需的40%。他們發現飲食限制控制令有關基因建立了一種表觀遺傳變化,從而使壽命延長了30%。研究的主要作者,Partridge Group旗下Max Planck學會衰老生理研究所的Oliver Hahn博士說:「飲食限制部份地防止了年齡引起的甲基化變化,同時促進了脂質代謝基因的重新編程,這似乎帶來有益的變化,幫助我們的身體運作更佳。」

關於老鼠的表觀遺傳學研究仍在往難以想像的領域繼續進行,希望這些發現足夠引人注目,以促使對人類進行類似的研究——由於我們的衰老過程比小鼠慢得多,因此需要更長時間研究。但是,哈佛醫學院的研究人員認為,他們可能通過逆轉血管衰老找到恢復年輕活力的關鍵,這已經促使進行​​臨床試驗。研究人員發現了一種通過增加體內天然分子的存在來逆轉血管衰老(在老鼠身上)的方法,從而增強了對運動的生理反應。在某些情況下,與接受療程的老鼠相比,這些老鼠的運動能力提高了56%至90%。

沒錯,有一天,我們也許真的可以活出更多歲月,用感覺比我們實際年齡年輕10歲的肺部進行馬拉松比賽(雖然我們的膝蓋可能不太年輕),然後倒轉欺騙本來因衰老帶來的疾病—「活著」果然將會是令人鼓舞的。

Leave a comment

All comments are moderated before being published

Shop now